南方愛武小站 Southern Site Inn

研討武術劍術 We explore Chinese martial arts, IMA and Swordmanship http://user3.jabry.com/southsite/index.htm
 
HomeHome  CalendarCalendar  FAQFAQ  SearchSearch  RegisterRegister  Log inLog in  

Share | 
 

 愛新覺羅-溥儇武當訪問記-朱道瓊

View previous topic View next topic Go down 
AuthorMessage
kwong
Admin
avatar

文章數 : 1510
注冊日期 : 2009-01-25

PostSubject: 愛新覺羅-溥儇武當訪問記-朱道瓊   Sat Sep 04, 2010 2:18 pm

愛新覺羅-溥儇武當訪問記-朱道瓊

愛新覺羅·溥儇是末代皇帝溥儀之弟,漢名金子弢,生於沾光緒32年(公元1906年)。1980年在山西太原舉行的全國武術觀摩交流表演大會上,他作為浙江代表隊的成員表演了《武當太乙五行擒撲二十三式》(後簡稱為《武當太乙五行拳》)。1981年在遼寧省沈陽市舉行的全國武術觀摩交流表演大會上,金子弢先生再次公開表演此拳深得钎方好評。此舉震動了中國武術界,引起廣泛關注,國內報刊分別撰文介紹。金子弢先生成為當代公開傳播武當拳法的第一人,受到社會的普遍尊重和愛戴,遂即武漢市武術協會邀請他來漢講學,親予演授並整理《武當太乙五行拳》一書,不久公開出版發行。
  沈陽會議結束後,在武漢市體委黃光惠帶領下,金子弢、沙國政、陳流沙等武當拳名師結伴來武當山訪問。時逢筆者正在武當山文管所工作,親身經歷了這次活動,在陪同接待的同時,還用錄音記錄下他們的交談。
  1981年6月6日,在武當山紫霄宮大殿前,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75歲的武當在廟道人王教化等共同觀看了76歲的金子弢先生演練的《武當太乙五行拳》之後進行座談。金先生從王教化頭上戴的“一字巾”說起。
  金:道有9巾、僧有8帽。另外還有冠,您用過五岳冠嗎?
  王:我沒受過戒,不受戒不戴五岳冠。
  金:您沒受過戒?
  王:那時戒期給我來的傳單不少,我住庫房,工作很忙,走不開,不能出門。
  金:那您不錯囉,能當上庫房、水頭、火頭什麼的,是最低的(職務)囉。不過,你去求戒只能求方便戒。道士求戒與和尚求戒不同,和尚廟裡掛單就那麼一柱香,兩腳這麼一盤就掛單吃飯了。道教不同哩,你去掛單,磕了360個頭,還不知人家留不留。他問你上三輩、下三輩譜系。康熙時,北京白雲觀叫“首人大戒”,天、地、元、黃就等於狀元、榜眼、探花、解元。如果考到第一名,不得了,無論到中國哪個道廟裡去,起碼做一個知客,小廟可以做當家的,縣太爺也要來拜望你的呀,道教求戒和儒教差不多。
  有人插話:道士求戒是否發證件呢?
  金:有啊,可以戴五岳冠、戒釵、戒衣、輕板等等。
  王:我忘性大,把你的姓也忘了。
  金:我姓愛新覺羅,名叫溥儇,是滿族人。我的姓翻譯過來就是“金”字。
  王:我看過好多拳,都不是我們武當山的,你傳出來我心裡就美了(即很高興)。
  有人插話:他那套拳打的很慢。
  王:越慢越好。
  金:武當拳主要是養生保健。我練了52年,從未間斷,今年76歲了,不知啥叫感冒。
  王:你看他慢,有要緊事了就快得很。
  金:那是當然,你和別人打架嘛,那要靈活運用。
  沙國政先生插話說:這次我和金老師在沈陽開全國武術觀摩交流大會,會議結束後,我本想去廬山、九江、杭州,以後金老師約我來武當山。這是我多年的願望,因為我是專練內家拳的,也就是武當派的。總想來,但不好來。不知王道長認不認識李合林道長?
  王:你說李合林,他是我師伯,湖北老河口人,他在這裡住廟時,我才出家(即剛才來)。徐本善是我師爺。
  金:剛才我練的這套拳,就是跟李合林學的,他怎麼教我怎麼練,五十多年不變樣。
  王:你說你是哪一年到這裡來的?
  金:1929年。
  按著,金子弢先生便敘述了這段不平凡的經歷。 1929年秋天,他的愛妻病逝,思想很消極,有出家念頭。離開天津到少林寺,又轉到峨嵋山,再來到武當山。先是住在草店,一打聽,出家的規矩很嚴,當道士起碼要會背《八仙志》,要吃很多苦。當時,有些胡混的道士,也有被打死的。就當時道規而言超過了北京的白雲觀。那時自己才20幾歲,如果出家守不住森嚴的清規戒律,將來做道教的敗類就不像話了。於是他便以香客身份住進紫霄宮。
  當時紫霄宮道士們練舉別人是看不到的,作為八大執事之一的寮房李合林,就你現在的警衛班長。知客、寮房學的這個拳,是不外傳的。金子弢先生這次住了七個月,時間長了,他同李合林之間建立了私人感情,以道友相稱,之後還在祖師爺面前起誓不外傳,在這種情況下,李合林才教給他這套拳。
  李稱此拳系明弘治年間(1488—1504年)紫霄宮第八代宗師張守性,根據武當丹士張三豐《太極十三式》,並上溯漢末名醫華佗《五禽戲》及道門流派中吐納、導引、技擊等融煉而成。
  《武當太乙五行拳》以養氣健身,制敵自衛為旨歸。尚意不尚力,貴化不貴抗。要求心息相依,腰隨胯轉,運行勻緩,動靜自如;兩手環抱,腳走弧線,動如蛇之行,勁似蠶作繭。辨位於尺寸毫釐,制敵於擒撲封閉。水流雲繞,莫測端倪。演練之時,方丈之地即可。
  離別紫霄宮後,他隱居8年,走遍中國三山五岳,四大名山,訪問過許多高僧高道,去尋找那“無形大道”而無結果。他深有感觸地說:“真正有功夫、有道德的人都是無形的吶,是不露形的。”
  王:對,道教是不露形的。
  金:這大道無名長揚,就你我們的照妖鏡,是中外聞名的。可憐啦,去年在太原,今年在沈陽,我早晨四點鐘起床,至晚上12點睡覺,一直在尋找這種高人,也不見蹤影。所以,這才叫大道無名長揚嘛,你名氣一大就無辦法去長揚。
  同行的湖北省人民出版社編輯陳流沙接著說:“以前武當派的內家拳法,在武術界還有點爭議。在太原我們了解到,有部分同志對武當拳持懷疑態度。為什麼呢?訪問少林寺,可實地看到大幅的壁畫、練功房。就是練功房的金磚也被磨塌下去了。曾經有國家科研單位來武當山訪問,據說他們查過地方志,開過座談會,結果呢?說沒有。因此,我說武當拳術要挖掘整理,還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不是匆忙開一次會,查點資料,就可以得出結論來。武當拳牽涉到宗教和歷史,不那麼簡單。金老師這套拳的面世,就證明武當山1929年還在承傳,至於說失散在民間的東西更是深不可測了。昨天,香港的太極總會副會長來了,說明他對武當拳有所研究,奔武當山尋根覓源,找發源地。”
  雲南省武術協會副主席、全國著名武術家沙國政說:“1933年,我老師作過調查,在黃河流域有80多個拳、70多個派。長江以北有30多派。珠江流域稱“南拳”,有20多派,現在恐怕發現還多些。總起來有百把十派。每一派都有幾十套行拳、功拳、靶子等等。比如武當派太極拳、太極劍、太極槍、太極棍等等,形意拳也有七八十套了……所以老前輩講要練到老學到老。
  沙國政說:中國拳術這麼多派,大體歸於兩派,武當山代表一派,少林寺代表一派。太極拳是武當張三豐祖師創造的,就是剛才金老師講的,武當派講究內修,我試試我的五髒心肝脾肺腎的循環,相生相克,不違背心理,走空胸實腹,心肝脾肺腎原來負的什麼責任,不能違背它,合乎科學。因此,在群眾中根深蒂固,隨便到哪個都市看看,統統都是練的武當派的拳。張三豐祖師講一句話:“此山必大興旺。”現在修這條公路,真可能當時祖師就看出了這個山脈。我看紫霄宮,後面有展旗峰整整齊齊,兩邊完全像北京金鑾殿那個四方椅子,像個寶座似的。紫霄大殿安在上面,有氣魄有氣脈,好的很。將來我退休也來吧(眾笑)。我這一輩子,黃金萬兩我不想,升官發財我不喜歡,就是愛武術。
  今天登武當,確實心情愉快,恐怕要多活十年(眾笑)。全中國武術界都崇拜武當山,提起來沒有不想的,影響這麼大,尤其國外更想,將來必定有很多人來尋根求源。我們要把這些拳術在全國開展,以後永久就不能斷根了。
  王:你們耐得個心法兒,發個心願,把武當拳傳下來,莫叫失傳了。
  金:我想,到武漢去了以後嘛,在我回家之前,如果你們准備辦學習班,時間又不太長,我教。也算了卻“得自武當歸還武當”的心願,把武當太乙五行拳貢獻給武當山。
  沙:我參加過舊社會的武術機構,解放後,黨把我抬舉出來,做一個人民的武術教練員、國家武術裁判、全國武術協會委員等等榮譽和頭銜,舊社會做夢都不敢想。去年(1980年)我在日本33天,表演44場。把日本老人感動得流淚,說我這麼大年齡(時年78歲)還為他們表演。我的眼睛很好,再小的字我也看得清,就是得益於武當拳。我有一個“封建思想”,認為多做點事,多活幾年。永遠不忘武當山,情願為武當做貢獻。
  沙老師作詩一首表達自己的心願:
  歷盡滄桑七十年,日夜夢想武當山。
  道路,奇嶇不犯難,終生難忘黨賜緣。金子弢詩曰:重登玄岳紫霄宮,回憶往事如朦朧。五十二年滄桑淚,今日喜見畫圖宏。太乙五行歸貢獻,後承有人繼於宗。振興武當健身術,勝似黃山不老松。愛新覺羅·溥儇(金子弢)先生1981年受丹江口市體委邀請,一住數月傳授《武當太乙五行拳》。其中楊群力、趙劍英最為突出,得其要領指授。在他們的傳播下,出現了1991年首屆武當文化武術節開幕式上,百余名小學生表演此拳的興旺局而。當時,所有參演的小學生乘車無一人暈車的事在組委會傳為佳話。
  1985年10月3口,金子弢先生在湖州病逝,但他的心願已在武當山實現。1987年鄭世傑先生在《武當》載文紀念他。編者按語:愛新覺羅·溥儇(金子弢)先生不幸早逝。先生對武當拳挖掘整理之功,武林皆證。武當擂賽今日,先生功不可沒。若先生泉下有知,殊不欣甚?!回想當年,武當拳湮隱,如珠之沉沙,幸先生一呼,名拳始得脫羈復輝。惜天妒英才,先生卒壽,難睹擂賽盛況,痛哉!惜哉!擂賽佳期,本刊特約先生交友,《鄖陽報》社長鄭世傑撰搞,以志懷念,並慰先生英靈。
  正是從金子弢先生承傳武當拳開始,湖北省丹江口市首先成立了“武當山武當拳法研究會”,很快北京、上海、重慶、江蘇等地也相繼成立武當拳研究會;1983年,《武當》雜志創辦,中國出現了第一個武術流派期刊。隨後,武當拳專著、電影電視劇也應運而生;1987年在武當山成功舉辦擂台賽;1991年又成功舉辦“首屆武當文化武術節”,以後每年邢出現武當武術的對外交流活動,國內武當拳的挖掘整理、交流活動也十分活躍。
  沙國政先生多次來武當表演和傳授拳法,特別是 1988年6月至7月,應“武當山武當拳法研究會”的邀請,在丹江口市舉辦武當內家拳培訓班,來自全國14個省、市、區學員百令人參加培訓,慕名而來的學員有各界人士,年齡最大的64歲,最小的僅12歲。時年86歲高齡的沙國政先生冒著酷暑堅持授課,他的無私奉獻精神深深感動了大家,從組織者到學員都自覺地為繼承、傳播武當武術爭做貢獻。1992年8月7日,沙國政先生在雲南昆明病逝,享年90歲。
  武當武術的一代名師相繼離去,但他們“得自武當歸還武當”的夙願,已經如願以償。武當拳作為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遺產正在得到進一步繼承和弘揚。人們不會忘記,也不應該忘記他們這些寶貴的奉獻經歷。
Back to top Go down
http://www.geocities.com/kwongy64
 
愛新覺羅-溥儇武當訪問記-朱道瓊
View previous topic View next topic Back to top 
Page 1 of 1

Permissions in this forum: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南方愛武小站 Southern Site Inn :: Sydney Washan Union 悉尼華山分會 :: 武術討論 Martial arts Discussion-
Jump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