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愛武小站 Southern Site Inn

研討武術劍術 We explore Chinese martial arts, IMA and Swordmanship http://user3.jabry.com/southsite/index.htm
 
HomeHome  CalendarCalendar  FAQFAQ  SearchSearch  RegisterRegister  Log inLog in  

Share | 
 

 我记忆中的父亲---顾汝章

View previous topic View next topic Go down 
AuthorMessage
kwong
Admin
avatar

文章數 : 1510
注冊日期 : 2009-01-25

PostSubject: 我记忆中的父亲---顾汝章   Sat Aug 28, 2010 4:08 pm

我记忆中的父亲---顾汝章
我父顾汝章是江苏省滨海市正红镇人(为纪念顾正红烈士而命名的镇),生于1894年农历7月25日。听家乡的亲戚说,父亲自幼受家风薰陶,酷爱武术,读书时在去学堂的路途中要经过一条小河,大家都是趟河而过,他却是倒立过河,在学堂休息时,同学间都是互相嘻闹,而他自已在训练武功。有一次,同学的父亲问他能否把学堂的铜旗杆推倒?他二话不说用脚一扫就将铜旗杆扫倒了。祖父看他喜爱习武,受祖父之命送他去拜山东严继温门下习武学艺,勤学苦练,尽得严氏真传,武艺精湛,尤精通北少林拳和器械,对中海内功心法、太极拳、形意拳、长拳有独到之研究,被武术界誉为“金枪铁掌顾汝章”。

听我母亲(姚国英)说,我父亲在家乡时是一个大孝子,有一年我的祖父生病,医生给他开了一个药方,其中有一味药要用股肉做药引子,当我父亲知道后,立刻卷起自已的衣袖,把自已的股肉割下来给祖父做药引子……

父亲初到广州时是暂住在同乡(江苏镇江人)陈咸民的家中(在现今的大德路),并收陈咸民为徒弟,亲授北少林武功。

父亲毕生从事武术事业,1928年10月在南京参加由中心国术馆主办的全国第一届武术搏击国考,经过四百多人的对抗淘汰,最后成为十五名最优胜者之一。同年应聘南下广州任两广国术馆教官,是广东近代武林掌故“五虎下江南”之一杰,是北派少林武术南传主要传播人之一,1929年在广州创办广州国术社,并任社长继承授徒,使北少林国术这株中原武术奇葩在南粤大地生根开花,为弘扬中华武术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我父为人豁达,打破武林门户之见,与当地拳师和睦相处,特殊是与北胜蔡李佛掌门人谭三友好交往,甚至易徒而教,成为广东武林佳话。广州的学校团体遇有庆典游艺集会,多有邀请我父表演气功和铁砂掌功夫。至今留下他当时在广州第一公园(现在的人民公园)表演千斤压身、汽车过腹等的历史照片。1934年应广东军政首长陈济棠之聘,任粤军总部以及燕塘军校国术总教官,继承在广州推广北少林武术。

我父每年皆要数十次接待来自海内外武林同仁的来访,但无论来访者之职位高低、贫富贵贱,先父都一视同仁,以诚相待。曾有好多经济窘困的青年学子,不仅不交一分钱学费,还吃住在我父家中,走时还要管以盘缠路费,这给他的家庭和经济都带来很大的负担。我记得大约我三岁时就去了幼稚园,当时我父的学生唐启贤是邮局的邮差,因为他家庭儿女多,家庭较困难,所以父亲不收他的学费,他每天下班后就来武馆训练武功,或是帮忙接送我放学。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经济社会,家景并不富裕的家庭,我父依然保持着祖上济弱扶贫、侠肝义胆的传统,每当他的门徒们谈起都不由使人心生敬意、感触万千。

我父十分重视武术的研究整理,1934年出版了武术专著《太极拳》一书,全书演练插图由我父亲自示范,是顾式太极拳的经典之作。现顾式太极拳在香港乃至世界广为流传……

我兄顾乃熹在回忆录中曾有写到,我父曾于1930年的下半年,俄国马戏团“大力士”率全班人马来华献艺。那位“大力士”到达广州后(在现今的广州日报社摆雷台)即吹嘘他到世界各国与人比武较量,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最令人生气的是,他竟公开扬言:“你们中国人是‘东亚病夫’那就更不在话下了!……假如有谁胆敢和我比武能够战胜我的,我愿赠予三百块银元,决不失言!”这番吹牛的大话,已经引起广州各界的议论和不满。特殊是广州武术界的拳师们,闻此狂言大话,非常生气。当时广东南拳专家谭三老师等人,乃与我父共同研究,商讨对付反击之策。由于我父武功根底深,刀、枪、剑、戟、拳术、气功和“铁砂掌”等功夫,在广州颇负名望。他是江苏南京国术馆第一期毕业的优秀学员,仅以他的铁砂掌来说,用15块砖重迭码起来,运好气功后,一掌劈下,上面一至三块全成粉碎,其余第四至十五块,以上到下,不是粉碎,就是裂成两三块,由此名扬两广。这次经大家慎重研讨考虑后,一致推荐我父与俄国“大力士”比武较量。我父为表现中国人的威严,怨恨俄国“大力士”的狂妄,决心要打败他,以发扬祖国武术精神。经过洽谈、共同决定两条:①赤手空拳对打;②如发生伤亡事故由各人自理。在开始洽谈时,俄国大力士仗恃着他身体肥壮高大,看到我父瘦小的体躯,很有点瞧不起的样子。当双方洽谈比赛条件时,对方首先提出要按西洋拳击法,双方都要戴拳击手套。我父说,那我就要用腿(武术有句俗语:“手是两扇门、全靠腿打人”,外国人素知我国武术的腿功是很厉害的)。后来采折中办法解决,即赤手空拳对打,既不用拳击手套,也不准用腿。当时,我父见其身体高大,腰粗腿壮,内心早有思谋。到比赛时除加以戒备外,须采取灵活机动战术,先消耗其体力,再伺机以“剑指”之功轻取其关键而胜之。从思想预备方面说,他是做到了“知己知彼”的。而对方则不然。他仗着体肥高大,有几把气力,便压扼自得,颇露傲慢之情,比武的消息一经传出,观众在比武那天,从四面八方涌进赛场,真是人山人海,都希望能教训那个自称“大力士”的俄国马戏班主。比武开始,对方来势汹汹,首先以西洋拳击的直拳一连对准我父打了十几拳,由于我父早有思想预备,均以机警横跃闪避开了,一拳也未被击中。这样,其体力虚耗,而锐气顿减,有几次还因他用力过猛而扑空时,险些摔倒。于是,他改变战术,有时转到我父身后作虚击动作,拟诱使先父注重先防,迅即再以直拳出击,但仍连连扑空。他见计不得逞,气急之下,又改用横拳攻打、气魄较前更加迅猛,由于我父身体瘦小灵活、跳跃迅速,动作异常灵敏,致使他的横拳又有十几拳扫空,已现累喘现象。我父看到还击之机已到,假意伸头过去,引他拳击,又使他扑空了三、四拳。在这一瞬间,我父一埋头,运足了气,将身子迅速靠近对方右腋下,当两人身体相撞时,我父即用食、中两指(即剑指),向其心窝处一点击,只听得噗咚一声,“大力士”坐倒在地,不能动弹了。其手下人见状,慌忙上场,七手八脚将他拖了下去。这时,全场观众,发出了雷鸣般掌声和欢呼声,经久不息。这对我父来说,自然是极大鼓舞。

正当观众兴高采烈,议论纷纷时,忽见后场走出一个身体高大的胖女人,她自称是“大力士”的妻子。她扬言要与我父比一个高低。并说:“我怎样做,你也怎样做。做到了,才能算胜,否则就是败。”我父思索了一阵回答说:“你们是耍把戏的,我是练武术的,难道你也要我来跟你们一道耍把戏吗?要比武打是可以的。”那个胖女人说,这就是武打。没等到回话,她就走进后场,牵了一匹垂扼马出来,在场上遛了两圈,牵到场子的中心站着,将马缰绳用力向上一提,只见那马把两只前蹄高高举在空中,胖女人乘势面对大马,把戌劭挺得高高的,让马蹄向她的戌劭猛踏下来。但见她既未跌倒,也没受伤。于是她对我父说:“这样做,你行吗?”我父武功及气功是有根基的,挨这两马蹄倒是无妨的。当即表示同意,并立刻从她手中接过缰绳,按她刚才所表演的程序,首先牵马慢转两圈,随即站在场中央。当他一提马缰绳时,马即高扬前蹄而竖立两后腿。只见我父运足了气,把戌劭挺得更高去承受马的两只前蹄的打击。当马蹄迅猛下踏到他胸膛上时,他的身体一丝未动,真象若无其事一般,而全场又响起了如雷的掌声。我父则故意向那胖女人说:“还有什么武功要比的吗?”她低下了头,无言以对。只见几个“大力士”的手下的人,跑出来向我父求情说好话。靠吹牛说大话吃饭,三百块垂扼实在拿不出来,求行行好。我父见他们这种前踞后恭的丑态,责问说:“你们不是说世界各国的拳师都不是你们的对手吗?你们打败了哪几个国家的拳师呢?现在说一说吧?”他们说:“这都是谎言,是吹牛吓人的,并没有跟谁比过武,也没有战赛过谁,请原谅!”我父当即严词正告说:“中国人是吓不倒的!你们只有老诚实实认输才行!” 并说:“刚才,你们的马打了我两蹄,现在我只给它一掌行吗?”胖女人满口允许,她以为这样大的马,打一掌算不了什么,于是,便叫她手下的人,将马牵到场中央,我父仍运好气功,用“铁砂掌”向马的前额处一掌击去,只听咔嚓一响,垂扼马怪叫一声就噗咚一跤跌倒在地,四蹄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这时,我父警告这伙人说:“你们不要小看我们中国人,论武功我们中国能人多得很,我就有七个老师傅,几十个师兄弟,他们的武术都比我强,今天在场的观众之中,就有很多高手。……中国的拳术有南拳北腿,你们今天对付不了南拳,自然也对付不了北腿……”马戏班受到这次打击,那个不自量力的“大力士”便灰溜溜地离开了广州。

1938年当日寇飞机对广州狂轰滥炸时,我父随军校沿西江而上,途经广东的召庆、广西的宜山、六寨到达贵州的独山、都均至

Back to top Go down
http://www.geocities.com/kwongy64
kwong
Admin
avatar

文章數 : 1510
注冊日期 : 2009-01-25

PostSubject: Re: 我记忆中的父亲---顾汝章   Sat Aug 28, 2010 4:12 pm

1938年当日寇飞机对广州狂轰滥炸时,我父随军校沿西江而上,途经广东的召庆、广西的宜山、六寨到达贵州的独山、都均至1944年,始迁贵阳定居在科学路开伤科诊所,但仍继续传授武功,我父一生以传授国术兼行医济世为业,仍然大力推广北少林武术,在当地武林界具有一定影响,被西南地区武术界尊称为“西南三顾”之一。1944年底在贵阳为募捐华南体育会热心公益,乃以救济难民的名义邀请一些武术高手在原中华戏院组织一次表演会进行募捐,其中公认精英者有我兄顾乃熹的少林拳和我母姚国玉的顾式太极拳,我父以“铁沙掌”号称,一掌碎中砖十五块、白志祥的大刀进枪……这些精彩的表演,博得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大开山城人士的眼界。这是1944年以来第一次官办的武术活动,那是春夏之交地点是在六广门体育场,石砌球场、报名者有数十人,采淘汰制,因恐器械伤人。只有表演、总裁判是我父顾汝章、顾锦章、顾丽生、白志祥等人分任裁判,比赛进行三天。表演项目有少林、查拳、螳螂、地趟、醉八仙、太极、形意、八卦、摔跤、拳击、长短器械及气功等。其中顾汝章的铁砂掌、梁深石的气功、顾乃熹的少林拳、姚国玉的顾式太极剑;顾汝章、白志祥的关刀进枪、顾锦章的绳鞭、均独步一时,颇为出色使人叹为观止,场上唯一的一位十四、五岁小姑娘关效兰的表演桩步稳健灵活,出手迅猛利落,赢得四座喝彩不已。但我父却极少向外人谈及,也从不轻易说出败在他手下之人的姓名,以维护对方声誉。这种韬光养晦、虚怀若谷的情怀,在当今武林实属少见。
附记: 1947年春夏之交,杨森主黔,派他的保安司令马守援,找到当时在其司令三团任国术教官的顾锦章、谈到杨森派他组织武术界的人士,发起比武打擂,以此方式出售门票,以筹募国术馆经费问题。顾锦章以为此事牵涉面广,必须找当时在贵阳武术界著名人士顾汝章商谈筹划,于是他偕马守援去找我父顾汝章。经马守援和我父多次交换意见后,采取了如下措施:
1、 加聘我父为国术馆主任,打擂比武的一切筹备事宜,统以省国术馆的名义进行,并由我父具体负责实施;
2、 首先在报纸上进行宣传,着重说明比武打擂的宗旨是在于“以武会友”;
3、 壮大声势……;
4、 比武和打擂分两步进行;
5、 比武的人,均事先报名;
6、 报名地点设在大十字美都照相馆,特请该相馆技术经理关文伟代办登记;
7、 打擂的组织是:擂主顾汝章分设东西南北四门、门门设将,又分设三关,关设关将。门关分别由顾锦章、周森柏、白志祥、顾乃熹等二十余人担任,规定必须破三关,才能与门将比武,要和擂主比武,必须是在击败了门将之后。
紧接武术表演后是打擂台,三十年代初,在广州一掌打死俄国马戏团大马的顾汝章为擂主,顾锦章、白志祥为二擂,还有若干人守三、四擂,最前线的为顾乃熹(我兄)和周汝稷等,吸引无数观众,有从外地赶来观看者,报名打擂的也不少,有一郊外农民别号涂蛮子,60岁左右个子高大,五柳长须,看样子来头不少,但一接触即败下阵来,其余二、三十人没有一人能过顾乃熹的一关、擂台摆了两天便告结束。
擂台过后即筹备成立国术馆,由当时的保安司令马守援管其事,内定我父顾汝章当馆长。由省国术馆教导主任顾锦章筹建(所谓的“西南三顾”即顾汝章、顾锦章、顾丽生,当时在贵阳都是嘿嘿有名的武林高手)。
打擂台后利用该馆所在地-贵阳中山公园开办了一期国术训练班,学员约四十多人,予定训练三至六个月,毕业后作为国术推广的骨干,由顾汝章、白志祥等人亲自教授。但只办了三个月,由于货币贬值,于是,国术班不得不停办,而省国术馆的工作也根本无法开展。(我父最后的关门弟子当时有王平、周森柏、胡有年等1947年留影纪念解)。
我于1933年1月20日出生,家住在广州市豪贤路附近的清水豪,父亲的国术馆就开在家旁边。我家共姐弟四人,我是老大叫顾乃娴、老二是妹叫顾乃惠、老三是男叫顾乃义、老四也是男叫顾乃侠。由于少林武功有一部份传男不传女,我的两个弟弟年纪太小,所以父亲就把他大哥的儿子顾乃熹过继给我父亲做大儿子,以便他传授北少林武功,使他的事业后继有人。解放后1951年我在贵阳参加了贵州省土改工作队,到六盘水搞土地改革,1952年父亲因肺气肿哮喘,医治无效病逝,1954年骨灰由我家兄顾乃熹护送回祖藉安葬。1956年我因工作需要,调动到云南省昆明市省邮政运输局任职。
我父作为俗家子弟,能够把北少林武功发扬光大,并广交武林同行携手研究武艺,弘扬中华武术,确是不易,几代相传,发展至今,让广州—香港北少林同门倍感自豪,我父地下有知,想必也会含笑九泉,现写出其生前的几件轶事,仅此作为祭奠我父生前的一支念曲。
借回忆之机会,感谢世界、港、澳、台及广州的同门们,在2006年11月为我父亲在家乡江苏省滨海县(原阜宁县)正红乡顾庄塑像迁墓,使我们顾氏宗族及后人能有民族英雄顾汝章和顾正红烈士而感到无尚荣光。我衷心感谢各位同门的鼎力相助,我父在天之灵也会感到他的事业和武功、医术后继有人,深感欣慰。在此我再次感谢各位,我会永远记住各位同门的,并祝各位事业有成,身体健康,财源广进,多做善事永留芳名!



顾乃娴口述 女儿周燕整理


2008年12月18日
Back to top Go down
http://www.geocities.com/kwongy64
 
我记忆中的父亲---顾汝章
View previous topic View next topic Back to top 
Page 1 of 1

Permissions in this forum:You cannot reply to topics in this forum
南方愛武小站 Southern Site Inn :: Sydney Washan Union 悉尼華山分會 :: 武術討論 Martial arts Discussion-
Jump to: